当前位置:陕西植生元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搞笑当房东遇上租客
当房东遇上租客
2022-07-10

前些日子,杂志社的记者张平和妻子沈琴,买了套小房子作为投资。他们请装修公司将房子一隔为二,然后在网上发出了招租信息,每个单间月租金800元。

信息很快有了回应。在众多的求租者中,张平夫妇最终选中了一男一女两个单身求租者。

女的姓白,身材高挑,皮肤白皙,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。她稍微看了一下环境便租下了房子。

男的自称小黑,是个健身教练,他身材健美,口才也好,和沈琴聊得挺欢,也爽快租下了房子。

房子租出去后,张平和沈琴又约定,男归男,女归女,说白了就是:张平负责收小黑的房租;而沈琴则负责收白小姐的房租。半年过去了,他们相处融洽,平安无事。

这天,沈琴要出差。临出发前,她对张平说:“白小姐这个月的租金已经拖了十多天了,电话也打不通,你有空去催一下。”

说实话,张平很喜欢白小姐的冷艳,一直找不到借口多接触,现在听妻子这么吩咐,连连点头。当晚,张平拿了一大袋燕麦片,来到白小姐的门前。

门铃响过好一会儿,门开了,白小姐上身穿件红色运动服,下身穿着蓝黑色长裙,她面无表情地把张平迎进了屋内。张平先礼后兵,双手奉上燕麦片,说送给白小姐尝尝。

白小姐似乎有点感动,终于开口说话:“不好意思啊,无功不受禄。”

张平连忙解释:“白小姐,不用客气了,这袋燕麦片是我们杂志社广告客户送的。我再借花献佛而已,请你不要见外,收下吧!”

白小姐听了,脸上露出了微笑,伸手接过了燕麦片,话也温柔了:“平哥,现在产品抵广告赞助费的很多吧?”

张平点了点头说:“多了去了,我家里就有电风扇、微波炉、啤酒……你看我的肚子就是啤酒喝的。”

白小姐听了,笑弯了腰。

张平见时机差不多了,便话锋一转,问道:“白小姐,你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?”

白小姐回答说:“还可以。我住在这里,上下班很方便。”

见火候差不多了,张平又小心翼翼地问:“前几个月,白小姐的租金都是准时到账的,这个月是不是忘了去转账呢?”

白小姐听了,收起笑容,好半天才说:“平哥,老实说,我真没有忘记,只不过这个月没有发工资,你看,我的手机也因为欠费被停机了。”

张平一听,马上义愤填膺地对她说:“白小姐,你不用怕,你在哪里工作?让我写个新闻稿,曝光你老板拖欠工资的行为!”

白小姐忙摆手说:“这个倒不用,工资发不出,主要是我们的产品卖不出去。”

张平好奇地问:“那你们生产的是什么产品呢?”

白小姐解释道:“我们主要从事艺术表演工作,但是最近没有生意,所以也就没有收入了。”

张平好像明白了,说:“哦,艺术表演,是不是你们艺术家曲高和寡,把门票的价钱定得太高了呢?”

白小姐叹了口气,说:“才不高呢,卡座100,包厢300,包房才800。我们平时的生意还是不错的,只是最近行业大整顿,暂停营业罢了。”

张平心里大惊,莫非对方是“黄色娘子军”?但怎么看都不像啊!他追问说:“那你们在哪里表演,表演些什么节目呢?”

白小姐倒是显得很自然,说:“我在歌舞厅表演肚皮舞。”

刚才还在为白小姐打抱不平的张平此刻尴尬地低下了头,一言不发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白小姐见冷场了,眼珠一转说:“平哥,我有个建议,用我的表演,我的才艺,来抵消房租行不行?”

张平抬头望望白小姐。此时的白小姐一改以往的冷峻,娇艳如梨花点点带雨,再加上一双秋波频送的媚眼,张平只感到阵阵的晕眩。

白小姐见张平犹豫不决,索性在他身边坐下,双手柔柔地摇着张平的手臂,说:“平哥,你也是个文化人,就帮小妹指点一下吧!”

张平直喘气,他心里是矛盾的,但最终还是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指点迷津

白小姐站了起来,把四周的窗帘、门帘都拉了下来,又按下了墙边的开关,房间里马上暗了下来。她又在迷你音响上一阵乱按,就响起了带有异国风情的音乐。

白小姐往中间一站,轻轻把身上的运动服脱下,“嗖”的一声,抛到张平这边来,刚好罩住了张平的头。

待张平把运动服扯下,便见白小姐上身只裹着蓝黑色的胸衣,配上下身的长裙,便是一套完整的舞衣,她一扬手,随着音乐翩翩起舞。

张平起初控制不了自己的目光,不停地浏览着白小姐的躯体。但越看下去,他的心却越平静了。

音乐声渐渐地停下了,白小姐以一个诱人的姿势结束了表演,张平忍不住兴奋地猛拍巴掌。

白小姐打开了灯,缓缓走到张平身旁,问道:“我表演得好吗?”

整个舞蹈流畅大方,没有低俗挑逗的成分,在明亮的灯光之下,张平注意到屋内非常凌乱,食物、杂物、未洗的衣物乱放一通,显然白小姐过的是日夜颠倒的生活。他打量白小姐,突然有了新的认识。于是,他坐正了身子,说道:“白小姐,你的舞蹈表演,堪称完美,但是我认为,你还可以更进一步。”

白小姐瞪大眼睛问:“哪儿需要改进呢?”

张平说:“我的意思是,你的人生可以更加进取一些。你除了在舞厅跳舞之外,有没有其它工作呢?”

“哎呀,在舞厅跳舞是黑白颠倒,下班回家,我都是倒头就睡,哪儿有时间去做其它工作呢?”

张平真诚地启发道:“所以舞厅一整顿,你马上就没有收入了,对吧?我个人认为你不仅仅可以跳舞赚钱,还可以开课教人跳舞,或者参加才艺选拔比赛。年轻人应该看长远些。不然等吃完青春饭,可是要后悔的!”

白小姐有些为难地说:“平哥,教人跳舞需要考资格证,还需要时间去学习和考试,我怕我做不来。”

张平趁热打铁说:“时间嘛,挤一挤总是有的,这几天你们舞厅不是关门整顿吗,这不正好有时间去考试吗?”

白小姐似乎突然开窍了,微笑着说:“对、对、对,就按平哥你说的办,我明天就上网报名考试。”回过头,她望着张平的大肚腩,说,“哎!平哥,你需要减肥吗?要不,你来当我的第一个学生,好吗?”

此刻,张平真的是进入了心静如水的境界,他打心眼里想帮帮白小姐,便笑着问:“那么,学费是多少呢?能用上个月的租金顶吗?”

白小姐笑着点了点头。

接下的几天,张平像换了个人似的,经常一个人对着镜子,哼着调子,扭动着身子。但他练了几天,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大肚腩一点没消下去,就有点后悔了。但他啥也没说,就当是帮帮白小姐吧。

这天,刚下班,张平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接了电话,电话那头传来老婆的声音:“喂,老公,我出差回来了,那白小姐交房租了吗?”

张平一听,马上说:“哦,我马上去银行查查。”挂了电话,张平马上冲到附近的银行,掏出工资卡,往老婆的银行账号内打了800块钱……

后来沈琴回家,拿回那张卡,见钱已到账,也就没多问,这事就算过去了。

皆大欢喜

过了一个月,轮到小黑拖欠租金了,半个多月过去了,钱还没打进来。这天,张平要下乡去采风,一来一回要好几天。晚上,张平把自己的存折交给沈琴,要她代收租金。沈琴接到这个任务,显得很高兴,连说:“放心,放心,这事我一定替你办好!”

周六的傍晚,刚刚完成采风工作的张平,疲惫地拖着拉杆箱往家里赶,在小区门口,迎面撞见了似乎比自己还要疲惫的小黑,正想上前打个招呼,谁知小黑却像有意要回避自己,只点了点头便很快闪进了小区。

张平很是疑惑:难道这小子还没交房租?张平拿出手机,想给沈琴打电话,这时就听后面传来歌声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……”他转身一看,是沈琴!看得出,她心情大好,而且人也变得有精神了。

两人打了招呼,一同回家。在路上,张平想起一件事,就问沈琴:“那小黑交房租了吗?”

“交了。”沈琴从手袋内掏出存折,交给了张平。张平查看了一下手机,见有一条短信通知,一笔今天入账的款项,金额是800元。

回到家,沈琴先去洗澡,张平则在客厅里把拉杆箱内的脏衣服拿出来。

这时,一阵电话铃声从沈琴的手袋里传了出来,张平怕误事,就打开手袋掏出手机给沈琴送去。

回来的时候,张平见沈琴的手袋里露出一张信用卡和一张小纸条,眼睛随意一扫,却看到了小纸条上“800”这个数字,再仔细一看,小纸条是张银行对账单,上面的卡号,就是自己的存折号码,而打钱进卡的卡号是老婆的。

张平心里起了波澜,心说:老婆为何要代小黑往我卡里打钱呢?

吃饭的时候,张平试探着问:“老婆,你下午上哪儿去了?”

沈琴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说了实话:“前几天我向小黑报了名,去他那健身。”

张平有点不快,便嘲笑她道:“你去健身,可我刚才看到,你的教练比你还累呢!”

这话有些酸意了,沈琴忙解释说:“小黑说我年龄偏大,体形又胖,姿势不正确,动作不到位,怕我受伤,经常要协助我操作器械,他说教我一个比教其他十个学员还要辛苦,真是累死人了。”

张平忍不住笑了,此刻,他已经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但又故意问:“那你到他那儿健身,要交多少钱呢?人家总不会白干吧?”

这时,沈琴露出得意的神态,笑着说:“不多,小黑特别给我优惠,1000块打了八折,一年年费800。”

“那我存折里的钱是你帮他打的,你们算是交换,对吧?”张平想起自己的事,忍不住又是一阵大笑。

沈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点头说:“对,算是交换吧。唉,老公,练了几天,我觉得健身太辛苦了,好像有点不太适合我。”

张平便顺水推舟说:“我听说,白小姐是教肚皮舞的,要不,你去练肚皮舞,我去健身。这样也算是男归男,女归女吧!”

半年之后,在小区的业主文艺晚会上,司仪拿着话筒对台下的观众说:“下面,请大家欣赏—热辣肚皮舞和健身操汇演。表演者—沈琴、张平,请大家掌声欢迎!”

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